郑桂平:“玉皇阁”凭吊
来源:转帖  作者:《今日淮滨》 郑桂平  发布时间:  2015-04-12 点击数: 666

        清明前夕,耳听民间扫墓祭祖的鞭炮声,心里怦然一动。想起为革命献出宝贵生命的先烈们,我步出乡政府大门,沿着邓湾街道,往西一千多米,来到我县著名的土地革命遗址——玉皇阁,临风而立,鞠躬长揖,凭吊长眠于此的革命前辈们。
    玉皇阁战斗的胜利,在当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。它是在国民党反动军队对中央红军进行第五次围剿的背景下展开的。伪国民政府自恃力量强大,试图消灭大别山根据地的红军游击队。他们纠集息、固、潢三县的反动势力,在乌龙集区(淮滨前身)邓湾西玉皇阁召开三县保、甲长联席会议,成立三县“剿共联防指挥部”。“息新”红军游击队的目标就是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,让他们的计划胎死腹中。
    1934年初夏的一个拂晓,在“息新红军游击队”指挥员、“息新”县委武装部长崔华楼同志指挥下,游击队员兵分三路,准备突袭玉皇阁会场。
    玉皇阁地势偏高,阁内有一宽敞大厅,可作会场。两边厢房里住着伪乌龙集区政府十几名区保安队员。四周均为两米多高的围墙,敌军扼守大门,易守难攻。且有息县一支保安大队,即将开赴玉皇阁执行安全警戒任务。
    第一路由崔华楼乔装成夏庄联保主任(此人已被红军俘获),率领王鹏、赵根、朱八、李末和装扮成车夫的周开一,正面进入会场;第二路由吕洪彬率领十名游击队员,装扮成农民,埋伏在玉皇阁外,听到枪声后越墙而入,解决守卫在大厅外的伪保安;第三路由高敬中率领十余名队员,负责打援,阻击前来增援的保安队。
    且说崔华楼一行六人直奔玉皇阁会场,马车刚到玉皇阁台下,站岗的两名保安队员就端枪对准了崔华楼:“站住!干什么的?”崔华楼不慌不忙,神态自若地下了马车,递上通行证,保安队员认真看了看崔华楼和通行证,没有看出破绽,立即放行,车夫周开一留在门外监视两个保安;但众人刚到二道门,又被哨兵拦住,接着又是一番验证和盘查,继而放行。王鹏则蹲着地上假装系鞋带,留下看住了二道门的哨兵。
    崔华楼等四人进入会场,伪潢川县长正在低头看稿子讲话,崔华楼见时机成熟,悄悄掏出手枪,甩手一枪,伪县长应声倒地。会场顿时乱作一团。此时,周开一和王鹏听到枪声,迅疾跃起,击毙了大门和二门的哨兵。高墙外,吕洪彬率十多名游击队员,跳进院内,与崔华楼内外结合,突袭警戒的保安部队。周开一和王鹏封死二门,不放一个敌兵出逃。
    将近中午时分,游击队员们在崔华楼的指挥下,全部歼灭了玉皇阁内的保安部队。有几个顽固的保长企图抵抗,也被游击队员击毙。剩下的保甲长们吓得趴在地上,磕头作揖,乞求饶命。此战由于计划周密,红军游击队伤亡不大。游击队员击毙伪保安和区政府官员三十余人,击伤多人,其余全部俘获,粉碎了伪政府把玉皇阁作为 “防共”、“剿共”大本营的图谋。
    1943年,民间贤达在玉皇阁建庙纪念“息新红军游击队”的革命行动。1978年县有关部门通过革命文物普查,确定玉皇阁为革命纪念地。1982年县人民政府公布玉皇阁为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并树碑记其事。但是玉皇阁原有房屋数间,今已不存,现为邓湾村老街北庄耕地。
    我站在高高的玉皇阁旧址之上,望着碧浪翻滚的麦苗和盛开的金灿灿的油菜花,无限感慨和苍凉。多么美好的田园风光,多么安详的社会氛围呀!可惜的是,为革命流血牺牲的前辈们,连一个安息灵魂之所也没有了。“多情最是春来日,一齐弹泪过清明”,作为坐享其成的后人,我们是不应该忘记他们的英勇事迹的,希望有关部门重修玉皇阁革命纪念地,以慰革命英烈的在天之灵。

评论列表
对不起,暂时没有内容!
发表评论